首頁 > 生活 >

她們的果敢人生

2019-06-25 來源:羅博報告
她們都是鎂光燈下的成功女性,在人生道路上從不自我設限,勇于嘗試、挑戰、超越自己的固有邊界;她們堅韌篤定,如同一顆帶著自然純粹之美的原石,在時光的雕琢下成長與蛻變,平衡感性直覺與理性行動,發掘深植于內心的力量;她們知道,璀璨的光芒之所以引人注目,在于能量的聚合和對初心的守護,如此才能締造出橫亙歲月的可能性。無懼困難,全力以赴,她們因自己的果敢而綻放,享受當下的美好時光。

1

王津元

王津元 復星基金會、復星藝術中心主席

實現價值,關鍵在于自己的感受

王津元出現時,穿著寬松的毛線衫和牛仔褲,笑容溫婉。今年3 月,上海復星藝術中心因為草間彌生色彩斑斕的波點世界而熱度十足。草間彌生標志性的、高約3 米的巨型南瓜雕塑作品出現在了復星藝術中心的門口,這只黃色的巨型南瓜是草間彌生本人最喜歡的作品,也是王津元近期最喜愛的當代藝術作品。這是時隔5 年,繼2013 年底“我的一個夢”草間彌生亞洲巡展之后,上海再次迎來她的作品,由于此前國內多個城市的草間彌生假展風波,此次籌辦展覽的過程變得更具挑戰,從2016 年11 月,復星藝術中心開幕到現在,她已經順利完成了從東方衛視主播到復星藝術中心主席的角色轉變。

大多數人對電視主播的認知是:她們穿著筆挺的職業裝出現在電視熒屏上,光鮮靚麗,談吐大方,針砭時弊。在他們看來,這令人欣羨,如果恰好遇上不可多得的大平臺,絕對是可以維持一輩子的工作方式。某種程度上,王津元與他們的想象相吻合:她從復旦大學新聞系畢業之后,就進入上海電視臺新聞中心擔任記者和主持人,從1996 年到2015 年間,陸續主持了括《新聞透視》、《七分之一》、《東方夜新聞》、《雙城記》等在內的多檔新聞節目,但是,在王津元告別從前的職業生涯之后,你很快就發現,只在一項事業上永久性地安營扎寨這種想法不適用于她。

2

王津元

從主播到復星藝術中心的主席,讓人忍不住揣想王津元的工作狀態是否已經截然不同,但她卻稱,生活并沒有太大的變化:“之前我們做新聞工作,其實是在創作作品,我們做一些節目,傳播媒介是電視,區別只是演播室是一個封閉的環境,我看不到電視機前的人;現在做藝術中心,每天都要面對很多活生生的人,共同點就是都是在創作作品,復星藝術中心也是一個作品。”

王津元的父母都是工程師,因此童年充斥著濃郁的知識分子家庭的氛圍。父母熱愛音樂、攝影等藝術形式,保持著閱讀習慣,也經常帶著王津元一起旅行,寬松的成長環境幫王津元從小就調高了接收度的閾值,精神根系得以扎在不同的藝術門類和文化形式當中,“造成我后來興趣不只關注在單一事物上,而是對泛文化的東西更感興趣,比如一些跨界的東西。”

這正解釋了從復星藝術中心開幕到現在,除了舉辦大型的展覽之外,相關的公共教育項目、多元的跨品牌活動,都成為了王津元的工作重心。王津元坦言,她更關注“生活方式”,這種“生活方式”被她解釋為一個人身處一個空間當中的感受,而這一切都源于她幼時在房間里所熱衷的想象活動。

3

王津元

“空間會涉及很多領域,比如空間的設計、規劃,建筑的結構,你在空間里放置什么樣的藝術品,它是一個整體的概念,然后,你在這樣的空間里聽什么音樂,看什么書,就是你對于所謂藝術的一種體會。”

這種童年的遠程記憶被激活之后,王津元發現,這正是她工作中的激情所在。復星藝術中心的公共藝術項目——日本藝術家宮島達男的空中數字花園,由此促成。復星藝術中心的地理位置處于上海的心臟地帶,老外灘與新外灘的交接處,這讓王津元不由得去思考,什么樣的藝術品才能成為復星藝術中心的永久收藏?當時,她正好看了宮島達男的展覽,發現他創作中蘊含的理念與地域、人生哲學和生命輪回相關,這與上海這座城市本身,還有復星藝術中心正好有契合之處,于是決定委托宮島達男創作作品。最后,整件作品由300 盞數字組成,數字由9 至1 周而復始地變化,這些數字LED 燈的閃爍變化速度是由300 名甄選出來的上海市民根據自己的意愿設定的,每一個數字都隱藏著一個人生故事,因此可以說,這300 盞依序閃動的燈,是由不同的人濃縮而成的小社會。它們與夜晚外灘的燈光交相輝映,這就是王津元追求的一種藝術與都市共振的感受。

從大的項目的統籌,到具體事務的細節,最終都會匯總到王津元這里,日理萬機的她卻表明自己并沒有旁人想象中那么忙,這一切都得益于手下年輕、富有朝氣的團隊,團隊內部也經常是跨部門協作的狀態,“所以在你以為我最忙的時候,其實我還能忙里偷閑。”她笑道。

偶爾事情積壓起來,也會產生負面情緒。這時候,王津元的應對方式,是暫時丟下工作,找朋友聊天,或者吃飯,“你挪了一段時間做別的事,其實只有很短很短的時間,但會給你一個新的動力,讓你換換腦子,這個很重要。”

但她還是盡量減少日常生活對她的消耗。為了避開商場擁擠嘈雜的環境她選擇網購,周末把時間留給孩子,一起讀書,照顧家里的狗,看電影,天氣大好時外出騎行。

4

王津元

時尚是王津元感興趣的領域,在她眼中,時尚就是一種藝術,并且能幫助具有一定理解門檻的當代藝術之美傳達給大眾,但她自己并不耗費太多精力在其中。主播時期,一進公司就換上職業裝,她在工作之外只選擇最舒適的T 恤、牛仔褲。她也喜歡設計簡約的珠寶,看重珠寶用材的成色、質地以及它對整體形象的提升作用。在談及她對時尚的理解時,她以今年130 周年的Lanvin 作為例子:“開創這個品牌的Lanvin女士在當年就是個完美的成功女性的形象,她自信、獨立,有自己的小孩。她當年創造出來的也是全系列的產品,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就跟我小時候的想法一樣,我要創造的美不只是在一件衣服上面,而是在你的生活方式上。”

懷抱著這樣的野心,王津元證明了一朝轉身后自己實力依舊。但在她看來,個人的價值不是由社會賦予的,而在于自身的感受,“自己覺得舒服是最重要的。”3 月份一次去歐洲出差的行程中,前后兩個工作安排之間突然多出了兩天的旅途空白期,王津元獨自一人去了杜塞爾多夫、波恩、科隆、伯明翰,沒有行程安排,沒有工作任務,她在城中漫步,觀察不同的城市面貌和人們的生活狀態,她享受著這突如其來的私人時光,“在馬路上看這個人在想什么,那個人在干什么,這其實挺有趣的,人生終究還是需要一個放空的時刻”。

12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
河南十一选五中奖奖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