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生活 >

中國極限挑戰者

2019-06-24 來源:芭莎男士
中國自由潛水深度紀錄保持者王奧林,翼裝飛行三項世界紀錄保持者張樹鵬,達喀爾拉力賽摩托車無后援組完賽第一位中國車手趙宏義。他們都是令人生畏的紀錄保持者,對于曾經、正在或是將要置身于其中的且對應著生死的極限時刻再熟悉不過了。大自然總能讓人變得渺小,當你害怕時,你就成為了恐懼的奴隸,而他們是與恐懼跳舞的人。他們這樣的人總是認為自己創造的紀錄只是一個暫時的錨點,而非終點。在你我可能一生都不會涉足的地方,這幾位中國的極限挑戰者帶著對這個藍色星球的敬畏,去到了人類身體機能和自我意識的偉大邊界。

1

趙宏義

趙宏義:完賽即勝利

想象一場比賽,你一個人駕駛一輛摩托車,從秘魯首都利馬出發,沿著太平洋海岸,途經伊卡的炎熱沙漠、神秘的納斯卡線條,再繼續深入安第斯山脈腹地,穿過阿雷基帕地區的火山頂峰和急速下降的峽谷,最后在智利邊境的塔克納市稍作停頓,再折回利馬。

整個路程全程5128 公里,共分10 個賽段,一天一個賽段,70% 以上都是沙漠。每天騎好幾百公里,在路途中你可能會遇到各種翻車事故,在沙漠里面對沙山、沙窩各種沙型的路段,可能會掉進好幾次雞窩坑。有時候上到有雪的山頂,經歷酷冷,一會兒下到山谷沖入炙熱。

你不但要看路,還要看路書尋找終點的打卡點。在沙漠里速度不能太快,因為沙子沒有附著力,速度可能就像走路一樣。而到了戈壁,最快可能達到170km/h。一開始你可能想和其他人競爭,但再往后,你只能專注于自己怎么到達終點,要盡量保持自己的節奏。

到達一個賽段的終點打完卡后,你有了今天比賽路段的成績,拿著你的時間卡再騎幾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到達今天休息的大營。這段路叫行駛路段,你還得在規定時間到達,比如說三個半小時,晚到了不行,早到了也不行,否則都得罰時間。

到達大營后,你得自己扎個帳篷吃口飯,領路書,可能還要規劃什么時候換裝備,車哪兒壞了該做什么保養。也許12 點才能睡覺,凌晨三四點就得起床。這樣連續五天比賽,中間休息一天,再連續五天比賽。這場比賽加起來11 天。

這便是趙宏義今年參加達喀爾摩托車拉力賽無后援組的真實寫照。今年1 月6 日至17 日,第41 屆達喀爾拉力賽在秘魯舉行。達喀爾拉力賽是世界上比賽路程最長、參賽環境最為惡劣的一項賽事,被稱為勇敢者的游戲。而摩托車組被稱為達喀爾賽事中最艱苦、最危險、死傷率最高的組別。

今年有61 個國家和地區的534 名選手參賽,其中有3 支中國車隊共11 名車手,與他同在凱勵程K TM 星之隊的隊友張敏參加的是傳統組,而參加無后援組只有趙宏義一個中國人。無后援組即相對于傳統組,沒有助理,沒有后勤,只有一人擔任車手、領航員、技師等無數個角色。趙宏義以無后援組第八的成績,成為中國完成無后援組的第一人。

2

趙宏義

趙宏義參加摩托車拉力賽已經接近10 年。最開始他參加國內的環塔拉力賽,為達喀爾拉力賽做準備。對于參加達喀爾的選手來說,能順利跑完全程便是勝利。2018 年,趙宏義以第74 名的成績,成為唯一跑完全程的中國車手。

1994 年,14 歲的時候,趙宏義在北京的摩托車運動學校學會了騎摩托車。當時很多父母覺得摩托車危險,但趙宏義父母反而理解兒子的喜好。剛開始訓練的時候,他年齡還小,摩托車馬力大,不好控制,經常倒地,胳膊肘一直是蹭破皮的狀態。

15 歲,趙宏義開始代表北京隊參加全國越野摩托車錦標賽。96 年到99 年,他開始參加全國摩托車越野錦標賽,成績也越來越好。那幾年,他也算是有編制的運動員了,可以領到正式工資。

他18 歲的時候有了自己第一輛民用越野摩托車。他對父母說,“你看我要拿駕駛證了,我18 歲了,我摩托車騎得也挺好,我需要有一個交通工具。”他以此理由讓父母給他買了輛車。但這輛車幾年后卻被偷了。

他從小接觸摩托車比賽的時候就知道達喀爾比賽了,那是這個行業的最高殿堂。他本以為自己可以一直做摩托車手,但在1999 年,體委編制解散,摩托車隊變成俱樂部,他只能自己出去找工作。

趙宏義那時也不上學了,他除了騎摩托不會別的。因為個子高,別人推薦他去兼職當模特,拍摩托車的廣告,還給有摩托車畫面的影視劇客串。很長一段時間,他沒有正式工作,勉強能養活自己。直到2003 年,機緣巧合下,他去了星空衛視做汽車節目主持人,待了五年,之后又到旅游衛視待了一年。那幾年,因為工作,他跟摩托車沒有太多的接觸。但他從沒放棄。

3

趙宏義

直到2010 終于參加了環塔賽,第一次的經歷印象深刻。那次比賽全程3800 公里,他第一次騎著摩托車到了沙漠。環望四周一個人都沒有。因為不熟悉地形,摔了車還被車壓在了底下,爬不出來,特別絕望也害怕,過了很久,其他車手路過,才把他救了起來。

趙宏義打了個比方,如果說環塔和達喀爾的難度系數比較,達喀爾是100 分的話,環塔就是30 分。

初次接觸達喀爾在2017 年。但由于前期準備不足,比賽中途遇見各種事故,整個車隊全部退出了比賽。基于這種經歷,2018 年參加達喀爾的時候,趙宏義提前做了訓練,到南美去試車。這次比賽,中國車隊中途全都因為撞車退賽了,只有趙宏義一個人完成了全程。

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參加達喀爾。當年整個賽事分為14 個賽段,跨越近9000 公里,在15 天的時間內完成。參加環塔的時候,他從沒有一天跑過一千公里的,而在那年,他經歷了好幾個一天跑一千公里。幾個賽段都騎到晚上了,晚上視線不好,溫差也大,他很擔心自己在什么地方發生失誤導致退賽。

“在那種艱難,特別挑戰的環境下,最后人之間的情感從對手會變成朋友,然后變成伙伴,最終互相鼓勵著完成一個自己人生的一場比賽。”趙宏義說。

對于達喀爾拉力賽可能遇到的危險,趙宏義在心理上已經能夠掌控住。他說,達喀爾早年因為每年都會死人而受到關注,但摩托車運動的護具裝備、救援設備和通訊設備,現在已經變得越來越好。

在他最早參加比賽的時候,母親來到比賽場地,坐在車里不敢下來看。第二次參加達喀爾的時候,妻子不太高興了,就問他,“你不是已經去過一次完成了夢想,這個事就結束了嗎?”

他曾說到了40 歲就結束競技生涯, 還有幾個月就到了。可目前看來,他還沒有要停下的意思。

123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
河南十一选五中奖奖金